心靈夢土
沙清華水墨創作展

展覽日期:03.1004.01

開幕儀式:03.11 (六) 14:30

講座活動:

03.16 (四)、03.23 (四)、03.30 (四) 14:00-16:30沙老師現場導覽,並邀請現場來賓做人物速寫 –人像寫生,作品完成後贈送(以現場收藏作品者優先)。

沙清華 線上藝廊  停車與交通 
創作論述

「心靈夢土」---我的水墨創作觀

小時候常常在現實與幻想中架構著屬於自己的秘密基地,在書桌底下,大紙箱中,或是床上撐高的棉被裡。在這些將我包覆起來的場域裡面,編織著天馬行空的夢想,雖然只是一個人的玩耍想像,卻絲毫不會無聊。

長大以後,不能再窩進小時候的秘密基地,於是我將秘密基地構築在我的畫裡,在畫裡描繪我的的夢土,所有我對老家的思念,我所嚮往的桃花源,我意想的宇宙太空,沒有喧囂,沒有紛擾,步調優游,怡然自得的世界。

繪畫創作是將幻想從頭腦裡轉化出來的最好方式,當想像世界裡的事物躍然紙上,這樣的喜悅是無以復加的!於是我將繪畫立為志業,畫畫不斷,快樂就不斷,甚而為了擁有更多時間畫畫,辭去了學校教師工作的鐵飯碗也不惜。

畫紙也是我的冒險樂園,有時會將要畫的主題先打草稿再進行,但多數時候,只是腦中有個大概的想法,就開始畫了,在過程裡邊畫邊想,直到感覺作品可以停筆時,才確定作品完成的樣子。這樣的作畫過程,充滿可變與不定,卻也帶來許多期待與驚喜,常常在作品快被我搞砸的時候創出新意,心情像坐雲霄飛車,刺激性十足!通常一個題材畫膩了,失去繼續畫下去的動力,自然就想改變,再找下一個冒險的目標。

以水墨為創作媒材,是困難度極高的,光是駕馭毛筆呈現的線條變化,控制宣紙表現的墨韻情趣,需要長時間的鍛鍊與精進,才能揮灑自如,正因難度高,得到的成就感也高。而「石頭」在我的作品裡,具有非常重要的份量,從早期寫實表現台灣海岸邊的「蜂巢石」,演變到現今的「機械山水」,正因為畫石頭的過程需要十分專注,所以能夠在心無旁鶩的作畫中,暫且忘卻俗事,療癒身心靈,樂此不疲。

漂浮在異度空間的畫境秘語 - 詩想沙清華-

藝專時代的朋友們是這樣喚他的 -「沙標」。我不曾問過為什麼?因為在我心底自有一個名如其人的意義,從年輕的沉潛到中年後的錘鍊,我眼見及耳聞的沙兄,一直都是如此邁向精深,不斷在探索與創造中,勇往直前。即便熱愛藝術工作的生活,有時像置身漫天塵沙,令人看不清方向,他專注的眼神,凝聚的熱情,卻從未渙散與迷茫,反倒將意志淬煉成等速前進的鏢,朝著靶心,不偏不倚,與時俱進。

他喜歡「在畫裡探索人的深層感知,這些幽微的悸動可以直入心底。」而我則喜歡在畫境裡詩想,覓尋靈感的方向,一些隱逸的空靈,一些超現實的浮潛,有時走入他鋪設的異度空間裡,在岔開枝節發展的延伸時空中漂流,思想興許便捕獲一些些奇遇,一些些療癒,和那些閃爍的幽微悸動,直入深心。所以,於我而言,與其說,他是突破傳統的現代國畫大師,不如說,沙清華是一位用感知與秘境書畫生命的水墨詩人、、、、

看完整內容 

漂浮在異度空間的畫境秘語 - 詩想沙清華-

藝專時代的朋友們是這樣喚他的 -「沙標」。我不曾問過為什麼?因為在我心底自有一個名如其人的意義,從年輕的沉潛到中年後的錘鍊,我眼見及耳聞的沙兄,一直都是如此邁向精深,不斷在探索與創造中,勇往直前。即便熱愛藝術工作的生活,有時像置身漫天塵沙,令人看不清方向,他專注的眼神,凝聚的熱情,卻從未渙散與迷茫,反倒將意志淬煉成等速前進的鏢,朝著靶心,不偏不倚,與時俱進。

他喜歡「在畫裡探索人的深層感知,這些幽微的悸動可以直入心底。」而我則喜歡在畫境裡詩想,覓尋靈感的方向,一些隱逸的空靈,一些超現實的浮潛,有時走入他鋪設的異度空間裡,在岔開枝節發展的延伸時空中漂流,思想興許便捕獲一些些奇遇,一些些療癒,和那些閃爍的幽微悸動,直入深心。所以,於我而言,與其說,他是突破傳統的現代國畫大師,不如說,沙清華是一位用感知與秘境書畫生命的水墨詩人。

梳理風的方向,迎向生命如「偈」的詩情

這一幅作品,沙清華以詩人鄭愁予的「偈」飛行,「不再流浪了,我不願做空間的歌者/ 寧願是時間的石人。/ 然而,我又是宇宙的遊子,/ 地球你不需留我。/ 這土地我一方來,/ 將八方離去。」如夢似幻的雲層,虛實交輝的明月,在氤氳中烘托著漂浮的岩石,孤獨的羽翼飛昇,乘載著孤獨的樹,梳理絕不單薄的盎然綠意,正面迎向風的方向;他也以另一幅作品詮釋這種感覺,說他喜歡這樣「孤獨卻不寂寞」的處境,因為「孤獨是有形的,寂寞是心理的感受。」而「創作是一個人的事,必須專注凝神,無法分心其他,但是心裡面是溫暖的,知道有人與你頻率相通,有人能夠領會。相信藉由畫境的導引,可以將觀者抽離當下,踏入你的世界,進入一段奇幻旅程。」而當你準備好成為那個「有人」,想隨著沙清華的節奏而行旅,探勘生命的哲理,時間便在他的作品中凍結成石人,徹底改變你感官與思想的質地,蒼茫立於宇宙奇幻的一隅,感受生命的畫境是詩,我們竟都是那樣的立體,一種光影明滅,如詩如畫,如月虛實交相輝映的立體,單方的來,四面八方的去,碩大如鵬鳥,細小如微塵,像土地的真實,也如風的虛幻。

所以,關於沙清華異度空間的畫境秘語,我喜歡在鑲著暖暖冬陽的窗邊,曬上一本他的畫冊,暖暖的翻閱,歸納與演繹,甚至推理分析,觀想屬於他的夢與記號,感知他諸般特立獨行的不凡與創造的力度,細數其豐富吻合於記憶與生活的元素。甚至,偶而,我們也像這樣的午後閒聊,兩對夫妻忙裡偷閒的小聚,穿越時空,回到屬於我們的青春年代,從藝專歲月聊到許多後來的後來……

走入天人合一的秘境,化臻機械風山水

岩石,是沙清華畫境中極其重要的元素,我們聊到他在桃園國際機場大廳展出為期一年半的鉅作,900x150公分的水墨大畫「生生不息」。面對這樣巨幅的創作,像走入天寬地闊的宇宙,但宇宙雖大,境界卻無一處不細膩,最特別的是,那些你原本以為是飄浮的岩石表層所呈現的圓洞肌理,細看竟是大大小小的齒輪,儼然泡沫般的附著、印記與飛行,跳脫傳統的水墨圖像視覺,大膽更新我對水墨畫的認識與思維。他說,前年開始畫機械山水,這樣的機械圖騰,有齒輪、錶圖的感覺,具現代科技感。他覺得傳統的山水畫,往往侷限在差不多的素材,於是他從早期畫海邊岩石慢慢發展到現在機械風山水所呈現的樣貌,他想從石頭的趣味性開始,以傳統為基底帶出現代感的新視覺。若說這樣的改變,也具備一種使命感,是因為他想替現代山水畫開拓一種新的可能性,激盪出傳統與現代融合卻不違和的感動。

大多數從事藝術創作的人,窮其一生都希望能開發出自己獨特的風格,所以他企圖以機械風來展現傳統與現代交融的水墨畫境,最起碼這樣的思維與風貌,目前為止是沒有人嘗試過的。他追溯初期畫石頭時比較偏重寫實,例如畫貓鼻頭或北海岸的岩石,剛開始,他只是覺得好看也奇特,而當他著手去畫的時候,便慢慢發現其間的奧妙並不僅止於表象,獨特的石頭甚至可以引領我們進入不同的時空,後來當他在畫一些超現實題材時就試著引用這樣的石頭,帶領觀者迅速抽離存在的當下,進入沙清華所希冀他進入的另一個時空位置。

談到近期的重要畫作,是2023年12月即將繼續在機場展出的第二幅鉅作,延續「生生不息」的主題,在紋理上以錶殼機械的組合為基底;佈局上,則呈現三角形、半圓形等的幾何圖形;在處理上,他用了傳統園林的窗花簍空及拱橋等素材,有雲煙,也有飄浮的石頭。這檔目前正在經營中的巨幅,連結了傳統和現代、東方與西方的概念,以西方的流線型與幾何形,結合中國風的簍空、拱橋、園林等意象,進行傳統與現代的中西合璧,他試圖把這樣的突破與挑戰,置於美術史的定位上。

機械風帶入的太極,在傳統與現代的思維裡融合運轉,水中一百多條的小魚,表現出活的感覺,代表著生生不息,太極在旋轉,齒輪也在旋轉,小魚洄游其間,近看也像精子,代表著繁殖與無限的生命力,這些活絡運行的立體感,在流轉間形成了沙清華生生不息的獨創力。

開啟一扇又一扇門,看見一段又一段新風景

他曾在自序裡提到,不斷在夢裡開了一扇又一扇門,或許那也是對於冒險或是探索的另一種渴望吧!在夢裡開一扇門,是想看看門內究竟有些甚麼?但當自己到達那裏時,卻又發現另一扇門,於是再接著打開,其實「打開」象徵著探索,就像有一句話說:「走舊路看不見新風景。」那也表示,如果我們想看新風景,就要走新路,所以這樣的夢境正啟示著,必須要走新的道路,開新的門,才能經歷一次又一次的探索,一次又一次嶄新的喜悅。就好像他在畫石頭的表現上,從過去的寫實,一路嘗試創造新的造型,而現在進展到表現機械的感覺,一路的演變與轉化,好像他在玩石頭,但一路玩的過程中,從不曾感到無趣,正是因為他一直處在往下開發的狀態。至於他畫境裡的石頭元素,未來還會轉換成何種樣貌,正是因為不知道,所以覺得樂趣無窮。

捻亮蛋樹與窗裡的光暈,孵化家的溫度

93年,沙清華成長的眷村拆除,看到房子被拆毀的情景,他說若用心痛形容,好像很廉價,但他的心真的很難受,那樣的心情,使他覺得必須要做點甚麼。那時他正在攻讀研究所,須做二十件作品,於是他把「拆除」當作一種事件,將他心理承受影響的整個過程,用創作的方式來陳述許多細節與感受。當時的二十件創作,有震怒的,也有不捨的,許多負面的情緒在作品中呈現心的愁苦,宣洩中流轉疏導,最終安定下來,將對家的念想,轉化成一種安心的總結。

後來,他開始畫漂浮的岩石或房屋,便是把現象界對故鄉的一種懷念,經由畫的寫實與抽象,轉換成對家的回憶眷戀,安定住那一段童年舊時光。即使是白天,沙清華式的屋房,窗裡永遠捻亮一盞暈黃的燈光,那也是他獨特的記號之一,象徵著永不忘卻兒時家的溫暖,日以繼夜恆常的懷想。

梵谷有一幅畫-食薯者,在暈黃燈光下,一家人圍著桌子吃馬鈴薯,雖然窮苦人家看來其貌不揚,甚至泛著髒髒的色澤,但映襯的燈光卻是無比溫暖的。所以,沙清華說,燈光其實是具備象徵性的,他想分享這樣的溫度。後來他畫蛋樹,剛開始其實也純屬偶然,他把橢圓形和樹枝結合在一起畫著玩,後來覺得造型不僅有趣,而且超脫現實,能引領觀者進入他設定的異度空間裡。在畫的應用上,有的往上生長,有的往下垂掛,既像果實又像蛋,象徵著延續、繁殖與新生,點亮變燈光時,又有了溫度。蛋樹的造型雖簡單,卻可以有許多意涵蘊藏其間,自然而然又形成了另一個獨創的沙式水墨LOGO。

漂浮在現實與虛幻,雲煙氤氳裡飛行……

談到漂浮與雲煙,沙清華說,漂浮可以分兩個層面來看,第一個層面,人類自古就對飛翔有一種渴望,就像藉由掃帚、飛行地毯等抒發對於飛行的想像,所以基本上漂浮象徵著一種自由意識,一種想要去哪裡就去哪裡的渴望;另一個層面的含意,就像失根的蘭花,因為漂浮的本質是沒有根的,無法著陸,沒有支點,這樣的意象可以從許多角度去思考定位。漂浮給他的感覺,是一種抽離,你可以隨著漂浮的感覺去任何地方;它也可以是一種不定的象徵,就像他把房子放在漂浮的島上,表達一種不定的視角;也或許這一切已不存在世間,而在於你的思想、心靈;更或許在潛意識裡,根本在傳達超脫現象界之外的原鄉、樂土、天堂的化境。這樣多元的意象,可以有更多再創造的意涵。可喜的是,這樣的表達大多數還是愉快的成分居多,使創作的過程,在懷念中得到自由的釋放。

雲煙也是在技法上的一種挑戰,它能夠在畫裡烘托氛圍,帶出預設的氣氛,就像去山裡玩,設想山景裡沒有雲煙,其實必然遜色許多。沙兄聊到第一次去黃山時,天氣清朗,山裡沒有甚麼雲煙,他發現雖然美景當前,但沒多久眼睛就膩了,風景再美,也感到視覺疲勞了!但當雲煙一來,景色就瞬間活化起來,起了很大的加分作用。進一步說,雲煙無時無刻不在變化,雖屬虛幻,但「花非花,霧非霧」也自有鏡花水月的真實,延伸了更多的想像空間。

總有一些什麼在迷霧裡懸浮/ 懸浮的想念也總在秋後

總有一些什麼在迷霧裡懸浮/ 懸浮的想念也總在秋後所以,在邁入生命已如秋後的歲月,我更喜歡漂浮沉潛在沙清華的畫境秘語裡,想像自己也仍擁有一腔藝術豪情,輕易擄獲寫詩的想望與靈感:「 總有一些什麼在迷霧裡懸浮/ 懸浮的想念也總在秋後/ 為我披上羽衣/ 穿越諸如蘊藏你的元素…….」

懷舊的沙清華,仍在無邊的歲月裡鎏金:「小時候在南部老家門口仰望夜晚的星空,那時天空能見度好,視力也好,可以看到跨越天際繁星點點的銀河,如今這條記憶中的瑰麗景象,仍不時的閃爍於腦海裡。」他說:「往事如煙嗎?許多過去的生活片段,若隱若現的浮沈於記憶的汪洋中。可有些窩心的時刻,卻深深的扎進肉裡,常常隨著一股熟悉的氣味,或是飄揚的老歌,喚醒酸酸的內心觸動。」我想,關於沙清華的流金歲月,總有一些甚麼在迷霧裡懸浮!竟是那樣遙遠如昨日的空靈夢逸,又是那樣貼近於今日的落土真實,可以浮沉於記憶的汪洋,壯闊生命的質量;也可以窩心扎進肉裡,細膩喚醒觸動的每一根神經。

他也在昔日作品「往日」中說:「像是一段抒情的旋律,飄揚在悠悠的歲月裡。有些感覺,無法以文字表達,繪畫是我最好的代言。」但我不禁想再次強調,在我心中,他是「用感知與秘境書畫生命的水墨詩人」。穿越那通向未知的拱門,隱隱約約裡透著光線,如桃花源記裡的「彷彿若有光。」

沙清華是光,在他的光裡可以探尋另一處現代的桃源秘境,即使他喜歡透光隱約,即使他忠於水墨的愛總架構在雲層縹緲之間,也難掩其清新可喜的光芒。隱隱約約,你準備好成為那個與他頻率相通的「有人」了嗎?我已準備好,以我的詩與文字,以及一腔熱愛他的水墨詩情,與他頻率相通。



戴曉蘋,振聲中學國文科榮休教師,退休後持續兼任中。

  • 堅信生命是詩,以詩淬鍊夢想與真理。乾坤詩刊稿約詩人,作品入選乾坤詩刊25週年紀念詩選《無聲的喧鬧》。
  • 著作:《ESPRESSO》詩集 、《透光的詩飛起來了》。
  • 主編:《仰望》。
  • 部落格:Espresso文學花園 - udn部落格(曉蘋老師)

歷任

  • 振聲高中國文科專任教師
  • 國語日報社作文教師
  • 東華書局辭典部編輯
  • 全國語文競賽評判(103-106、109-110)
  • 桃園、龜山、新屋區語文競賽評審
  • 振聲中學國語文競賽指導教師、溫世仁寫作競賽集訓教師
  • 振聲青年校刊主編

曾獲

  • 106年教育部杏壇芬芳獎
  • 102年救國團教育大愛菁師獎
  • (共計12項優良教師獎項)

  • 108年 教育部「翦翦流風」 高中組書刊類(主編) 銅質獎
  • 第五屆華梵盃部落格大賽:全國教師組優選
  • 歷年指導學生寫作榮獲校內外各獎項
沙清華水墨畫的奇幻世界

沙清華老師的外表與他在畫中所呈現的世界,有著截然不同的樣貌,他的身材高大英挺談吐文雅,舉止之間,雖然在在顯露出藝術家的氣息,但是與其畫中所表現的超時空夢幻之地,又有些許不同,他似乎是要將人引領進入一個烏托邦的心靈世界,又或許是他對生命的自述,是自身情感的宣洩。

其實這都其來有自,沙清華從小的成長環境就是在一個眷村的烏托邦世界中長大,他對於母親及眷村有著莫名的依戀,小時候喜歡築夢,生活的點點滴滴常常在夢中迴旋。他將幾間小小房舍或是一個幽然雅境,放置於飄浮的岩石上,是對老家的懷念,也是一種自由解放的氛圍,而賦予讀者心靈上的嚮往與依靠。

這是繪畫的力量,藝術家用畫筆勾勒出不同於尋常的世界,這個世界將人們的感情連結在一起,而在心靈中產生一種想念的情愫,這應該就是感動。感動來自於多個層面,造景、構圖、形色、故事等等,沙老師畫中比例最大的岩石不同於一般水墨皴法,他摒棄中國傳統岩石畫法,而是他獨創的以台灣北海海花石為所本的獨特畫法,以台灣意象取代傳統而賦予創新意義,又能彰顯台灣在地情感,是新一代藝術家中的典範。

沙清華老師另一巨作「生生不息」長達九公尺,中間為一太極,他將整個世界環繞著太極,而有一種生生不息的意涵及動感,構圖創新運筆細緻,他將海花石筆法發揮到淋漓盡致,是他集近年來功力之大成,A12藝術空間有幸能夠同步展出此一作品,非常難得,歡迎蒞臨觀賞。

A12藝術空間 創辦人 劉成豪博士

關於 沙清華
個展
2023

心靈夢土-沙清華水墨創作展 /A12藝術空間

2019

第十六次個展 /99°藝術中心(S7美術館L樓)

2017

第十五次個展 /台灣積體電路公司

2014

第十四次個展 /高雄市文化局

2013

第十三次個展 /苗栗縣苗北藝文中心

第十二次個展 /台中市文化局

2012

第十一次個展 /國立聯合科技大學

2011

第十次個展 /台北土地銀行總行

第九次個展 /台北中正紀念堂

第八次個展 /苗栗縣文化局

第七次個展 /新竹縣文化局

2010

第六次個展 /育達商業科技大學

2008

第五次個展 /苗栗縣苗栗市公所藝文中心

2005

第四次個展 /苗栗縣頭份為恭醫院

2004

第三次個展 /新竹市文化局

2001

第二次個展 /苗栗縣頭份極真美術館

1997

首次個展 /苗栗縣頭份極真美術館

聯展
2021-2016

中華情·中國夢兩岸美術交流展

2021-1994

苗栗縣美術家聯展

2020-2018

台中釜山國際美術交流展

2020

台中藝術博覽會

2019

第24屆秋季廣州國際藝術博覽會

2017

藝術南京.2017國際藝術品博覽會

2017台灣藝術博覽會

2017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

上海城市藝術博覽會(AArt)

寧波朗廷酒店藝術博覽會

深圳國際藝術博覽會

2016

第六屆台北新藝術博覽會

2015

第三屆高雄藝術博覽會

2014

第四屆台北新藝術博覽會

海峽兩岸水墨特展

海峽兩岸美術家聯合書畫展

2012

第二屆台北新藝術博覽會

2011

第一屆台北新藝術博覽會

2007

北臺灣八縣市藝術家聯展

第二屆藝術欣賞教育巡迴展 /國立新竹社教館

2000

國立台灣藝術學院美術學系系友會「2000年系友作品展」

1998

北臺灣七縣市美術家聯展

得獎紀錄
2009

新竹生活美學館拍賣中港溪活動,國畫第一名,獲國立新竹生活美學館收藏。

1994

第五屆中山扶輪新人獎入選

第四十一屆中部美展入選

新竹區金駝獎第二名(作品獲國立新竹教育大學收藏)

1993

新竹師院院慶美展國畫第二名

1992

新竹師院院慶美展國畫優等

1988

第四十二屆全省美展國畫優選

第六屆高市美展國畫入選

1986

藝專師生美展國畫入選

1985

藝專校慶美展版畫第三名

出版著作

沙清華水墨畫集(民99年 苗栗縣政府國際文化觀光局)

鄉情-沙清華水墨創作論述(民96年)

沙清華畫集(民90年)

作品典藏單位

國立新竹生活美學館收藏作品「往日」

國立新竹教育大學收藏作品「清泉石上流」

更多展出作品,請親臨 A12藝術空間賞畫。

沙清華 線上藝廊  停車與交通 
3線上購物

線上購物

    結帳

    瀏覽記錄
      3預約賞原作